人手不足! 日本搶人瞄準台灣

發表日期 : 2017-07-07

來源: Cheers快樂工作人

「人手不足」一詞,最近成為日本的日常關鍵字。

日本勞動市場嚴重的人手不足,隨著人口結構不可逆轉,對抗少子化的各種措施又效果不彰的情況下,儼然出現各界一致的共識:全面開放引進外國人才進入日本勞動市場。

今年4月全新上路的移民法制,讓擁有博士學位、科學研發背景、論文或專利、乃至於具有高市場價值的「高度專門人才」,只要累積達到一定分數,一年就可以取得日本「永住權」(永久居留權)。

這項新制除了使日本一躍成為為了爭取人才而鬆綁移民法規最積極的先進國家,也為亞太地區的人才大移動引發蝴蝶效應。

過去外國人要在日本開始職業生涯,往往至少必須擁有日本文憑或留學經驗,在參與日本特有的集體「就職活動」後,才可能成為日本企業的社員。然而這一點也隨日本企業求才若渴而大幅鬆動。

台灣高端人才最符期待

最近除了在企業要求下,民間和政府聯手制定政策,希望促使至少5成的留日學生留在日本就業之外,近3年,日本最大的幾家人力資源公司,例如Recruit與Pasona,甚至在數十家日本中大型企業的參與下,直接將日本企業的聯合「就職活動」拉到台灣舉辦。

一位參與日本政府勞動政策改革的資深教授指出,日本鎖定以周邊亞太國家人才作為首要爭取目標,其中,台灣優質的高等教育產出具區域與全球競爭力的人才,但薪資長期停滯,加上政經發展不樂觀,使年輕人更願意到海外工作。

同時,台日在文化與價值觀上相近,台灣人能在短期內適應日本的語言與企業文化,他不諱言:「台灣的高端人才,是最符合我們引進外國人才政策期待的目標群體。」

除了日本的國際化企業大量獵取台灣高端人才之外,諸多以農業與觀光為主的地方偏遠縣市,透過地方政府或企業的積極爭取,也在過去幾年間透過各自管道,系統性地將台灣技職體系的傳產部門青壯人才引進地方觀光產業鏈,從事旅館餐飲或農特產品的加工販賣事業。

近年來日本觀光業大幅成長,又以台灣旅客的數字最為顯著(去年台灣訪日旅客達到460萬人次),日本地方中小企業不只藉此補足人手,更借重台灣年輕人的語言經驗乃至於對台灣市場行銷的能力,為日本地方產業注入活力。

台灣人加速進軍日本就業市場,顯然勢不可擋,只是,在「人才」等於「國力」的時代,台灣企業與政府又該如何留住人才呢?

亞洲LGBT,友善職場還要等等

台灣大法官日前宣布,現行《民法》不允許同性婚姻,已違反憲法平等權的精神。與其他亞洲國家相比,台灣無疑走在前面。

以日本來說,職場文化保守,讓許多同志不願意出櫃。日本非營利組織「彩虹多樣化」(Nijiiro Diversity) 在2016年所做的問卷調查顯示,近6成的同志不願在職場公開性向。

至於中國, 外商如Google、蘋果、瑞士瑞信銀行、德意志銀行等跨國公司,從2010年開始也陸續給予LGBT員工平等福利,但中國本土公司尚未採取類似措施。

東南亞各國LGBT的工作環境則普遍嚴苛。一般人的印象裡,可能認為泰國對同志、跨性別族群很友善,但事實並非如此。

根據聯合國開發計劃署(UNDP)2017年的報告,LGBT族群在泰國仍受到嚴重歧視,他們無法更改自己在官方檔案上的性別與姓名,求職的過程也受到不平等待遇,例如被詳細詢問過去的性行為、被要求做其他求職者不會做的心理測驗。LGBT的工作選擇不多,往往只能做美髮、娛樂、服務生或情色行業。

越南的LGBT族群在職場受到歧視的狀況也未見改善,其中尤以跨性別者特別嚴重,因為他們的外觀明顯,常常在面試時被雇主拒絕,許多人苦於找不到和自己能力相稱的工作。現行的《勞動法》裡,未提到因性向而受到霸凌的情況發生時,政府會採取任何措施。

在菲律賓,有些公司會特別雇用LGBT族群,然而,這麼做並不是出於什麼良善動機,而是為了利用他們弱勢的身分進行剝削。由於LGBT在菲律賓還不能合法結婚、組成家庭,所以他們常被迫輪大夜班。如果是較陽剛的女同志,會被要求做男性粗工,而且薪水比男性來得低。此外,印尼部分地區、馬來西亞、新加坡都把同性戀視為犯罪,汶萊甚至會處以死刑。

邁過重要里程碑後,台灣在職場的平權之路確實比過去平坦了,但接下來希望在亞洲也發揮「領頭羊」效應,讓更多人攜手同行。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