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怒鳥之父 給台灣新創困境的建議

發表日期 : 2017-07-07

來源: 今周刊

是芬蘭創業教父,早在「憤怒鳥」遊戲暴紅之前,就已是歐洲新創圈精神領袖。他開辦新創盛會Slush,在芬蘭點燃創業之火,讓五○%芬蘭學生都想創業。他說,相信台灣也能匯聚創業能量。
 

穿著招牌的大紅色套頭長毛衣、自然地擺出興奮或逗趣的表情,「憤怒鳥之父」維斯特貝卡(Peter Vesterbacka)接受《今周刊》專訪時,毫不掩飾他的率真和赤子之心。他笑著說,這是他第一次來台灣,因為他相信台灣年輕人的創業能量,有機會像芬蘭一樣蓬勃爆發,「台灣的硬體供應鏈揚名國際,有很多人才,相信依循著過去硬體時代的創業精神,年輕人還是很有創業機會。」

維斯特貝卡(Peter Vesterbacka)
出生:1968 年
現職:遊戲公司Lightneer創辦人
經歷: 遊戲公司Rovio Entertainment行銷長、歐洲最大型創業盛會Slush 創辦人、行動社群組織MobileMonday 共同創辦人、惠普市集(HP Bazaar)創辦人
學歷:芬蘭Åbo Akademi University

台灣人對維斯特貝卡也許並不熟悉,但提起知名手機遊戲「憤怒鳥」(angry birds),他可是這款遊戲風行全球的重要推手。二○○三年,芬蘭赫爾辛基的阿爾托大學(Aalto University)學生Niklas Hed,和兩位朋友憑藉一款線上遊戲《King of the Cabbage World》,贏得由諾基亞和惠普合辦的手機遊戲大賽冠軍,當時的維斯特貝卡正在惠普工作,他慧眼識得這三人組合的潛力,在他的鼓勵下,三人成立了遊戲開發公司Relude,這家公司就是Rovio的前身。「我後來也加入公司,他們希望能借助我的專長,擴大公司業務。」

Rovio的成功並非一蹴可幾,公司推出逾五十款遊戲都不甚成功,直到二○○九年「憤怒鳥」遊戲問世後,才平地一聲雷地紅遍全球。這款由鳥和豬組成的休閒遊戲,因為操作簡單、富趣味性,先是一舉奪下芬蘭手遊冠軍,隨後稱霸瑞典手遊排行榜,之後開始勢如破竹地在歐洲、美國,以及亞洲市場如中國、台灣等國家暴紅,Rovio這間公司自此聲名大噪。

點燃新創之火 音樂盛會改變芬蘭創業精神

身兼Rovio行銷長的維斯特貝卡在公司更有「Mighty Eagle」(神鷹)頭銜(備註:「憤怒鳥」遊戲中的角色,召喚牠就能解決難關、清除障礙,是小鳥們的強大奧援),除了對內擔任顧問,對外還負責演講宣傳、開疆闢土。維斯特貝卡透過這款遊戲揚名全球,成了芬蘭紅人;但他對芬蘭的貢獻不僅於此,他因積極鼓勵年輕人參與新創,享有「創業教父」美稱,更是芬蘭新創領域的精神領袖。

時間拉回二○○七年,維斯特貝卡在惠普工作期間,即因協助惠普建立創新平台HP Bazaar而聞名創業圈,當他那年受邀到芬蘭頂尖學府阿爾托大學演講時,他詢問現場六百多名大學生:畢業後想創業的舉手!「結果全場只有三個人舉手。」維斯特貝卡回憶道,「那真是悲劇。」

由於維斯特貝卡曾在美國惠普工作,親眼見證矽谷的崛起,深受車庫創業文化影響。他認為一個國家的經濟動能與企業家精神,必先來自青年勇於創業,因此,他決心改變芬蘭的新創環境,舉辦「創業盛會」的想法油然而生。

二○○八年, 維斯特貝卡邀集芬蘭著名遊戲公司Supercell(超級細胞)執行長潘納寧等創業精英,舉辦第一場「Slush」(原意為泥濘、融雪)新創盛典,鼓勵冒險與創業精神。「我把它當成一場社會運動!」維斯特貝卡說,每個人都知道十一月的芬蘭有多冷,天寒地凍,沒人想出門,地上都是混著爛泥與枯枝的融雪,跟陽光燦爛的美國矽谷截然不同。「但是,我就是想在這個季節辦活動,象徵與主流不同。」

歐洲新創盛會 Spotify、Skype來尋新機會

維斯特貝卡說, 年輕人在這樣糟糕的芬蘭冬夜裡,還能迸發熱情、充滿創意,更代表勇往直前、不畏艱苦的創業精神。所以,Slush就像演唱會、音樂會一樣,吸引熱情、奔放、年輕的創業家與創投聚集於此,現場有五光十色的燈光、節奏強烈的音樂,音樂家在舞台上嘶吼,有熊熊的焰火、乾冰與煙霧。

新創突破現況的精神號召,加上自由奔放的熱鬧氛圍,在在打中年輕人心聲,Slush短短不到十年間,成為了全歐洲最大的新創盛會。去年吸引逾千家創投、二千三百家新創、近二萬名參與者共襄盛舉,就連線上直播也有逾百萬人次觀看。

Slush本身也是一套成功的商業模式,營收來自販賣入場券、向參展廠商收取攤位費用、以及贊助為主,但維斯特貝卡強調,即使如此,也只能勉強因應支出,基本上沒有賺錢。「但我們很多工作人員都是自願參與的學生和年輕人,大家搶著報名當義工!畢竟這是一年一度難得的盛事,活動精采,又能看見最新、最棒的idea(點子)。」

維斯特貝卡說,去年Slush現場搭橋了超過一千場媒合座談,吸引逾一千億美元的風投資金。但Slush最大的影響力還在於轉變社會風氣、激勵年輕人、創造出精采的創業故事,過去這些年包括瑞典最大音樂網站Spotify創辦人艾克(Daniel Ek)、Skype共同創辦人Niklas Zennstrom都現身Slush,找尋投資與合作對象;芬蘭在線訂餐公司Wolt更是在Slush上發跡,近期募得一千兩百萬歐元融資。

Slush被維斯特貝卡視為成功的社會改革,二○一三年當他再度回到同一所大學演講提出相同問題,這次想創業的大學生超過五○%。

「我們短短五年改變了一個國家年輕人的態度,這是一場成功的文化革命!」維斯特貝卡說。所以,近年他開始把Slush搬到亞洲如東京、上海、新加坡等地舉辦,致力於鼓勵、活絡亞洲創業氣氛,「未來也不排除將台灣納入評估,一切都有可能。」維斯特貝卡說。

多年鼓勵創業,維斯特貝卡發現要真正改變世界,還必須從教育著手,而寓教於樂是最好的手段。去年他離開Rovio開啟了新的旅程:創立以教育為核心的遊戲公司Lightner。他身上的紅色毛衣圖案,也從憤怒鳥換成了小丑。

倡導3E精神 開發手遊,教兒童量子力學

維斯特貝卡用三E(創業精神Entrepreneurship、娛樂entertainment、教育education) 脈絡來思考創業:「我希望年輕人勇於創業,但公司產品一定要具備娛樂性,才能提升認同感及參與度;以遊戲而言,內容最好要能提升智識、寓教於樂。若能將創業、娛樂、教育三者結合,才有機會激發智慧,進而奠定提升產業、改變世界的基礎。」

維斯特貝卡笑道,他喜歡小丑那樣活潑且不囿限於社會框架的精神, 只是他也發現,「台灣的孩子們就像其他亞洲孩子一樣,每天很早去學校上課,放學回到家,繼續寫作業,完全沒有生活可言!這樣會扼殺他們的創意!如果哪天當政府期待他們成立新創公司,孩子們恐怕只會回答:好!讓我先看教科書教我們怎麼做。」

維斯特貝卡創立了新遊戲公司Lightner,推出的遊戲主打能夠教導兒童一邊玩遊戲、一邊學習量子力學。

亞洲和歐美最大的不同,就在於教育氛圍。以玩遊戲為例,維斯特貝卡說,亞洲人常把玩樂視為不務正業,很少兒童敢承認自己愛玩遊戲、或承認自己會在課堂上偷玩遊戲,「孩子以為玩遊戲是壞事,但遊戲其實可以充滿教育意義、充滿啟發力!」

在歐美國家,遊玩是激發孩童們創意的方法之一。維斯特貝卡說,他自己就有兩個孩子,因此常思考如何將遊戲與教育結合,讓他們快樂地學習新知。

這就是他的新遊戲《Big Bang Legends》(*暫譯: 大爆炸傳說)的發想來源:教兒童學習量子力學。「寶可夢(Pokémon)有一大堆角色,但是孩子們還是能夠把角色記得一清二楚,甚至連水系、土系、火系之類的複雜屬性,都背得滾瓜爛熟。所以《Big Bang Legends》即使有非常多元素!我相信並不困難。」

觀察兩岸青年 中國勇於創業,台灣不夠飢渴

維斯特貝卡解釋,Big Bang Legends將宇宙間各種物質擬人化,故事的主軸是:帶原子(Atoms)英雄展開冒險,元素與元素之間可以互相競爭或結合,對抗邪惡的反物質(Antimatter),一起找尋宇宙的祕密!

日前維斯特貝卡就聽見孩子們一邊玩,一邊討論夸克(Quark)、質(Protons)和原子之間的關係,像是三個夸克是否等於一個質子等元素定律,「一邊玩、一邊學習!充滿樂趣。」

他看準亞洲孩子更需要「寓教於樂」及學習樂趣,因此將推廣主力放在亞洲,近年來,就花了不少時間往返中國、新加坡等地,推廣教育、遊戲與創業精神。

維斯特貝卡笑著說,一路走來,他體悟到創業「沒那麼瘋狂、也沒那麼不可能!」他在亞洲推廣創業精神時也觀察到,中國年輕人相當勇於創業;相較之下,台灣年輕人對創業就沒有那麼「飢渴」,但維斯特貝卡指出,台灣有全世界最厲害的PC、手機企業製造與經營的經驗,只有勇於創業才能推動產業新生,所以,創新還是必須的,「只要相信你的目標,找到一個典範(role model),追尋所有可能,你永遠可以找到出路!」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