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下一個洗錢天堂?

發表日期 : 2018-04-26

來源: 天下雜誌

獨家調査報導/全球第八「金融隱匿國」,比開曼群島還神祕

文—陳一姍 繪圖—江小A

一部沒有跟上21世紀的公司法、一個沒有實施日的反避稅法、一群落後而不自知的工商團體、一個總把國際孤立當藉口的社會,造就了一個讓富人、企業大玩境外金融遊戲的祕密天堂,台灣。

今年,台灣將無所遁形。

在歐洲學界、國際NGO反洗錢雷達掃射下,二○一八「金融隱匿國」排行榜出爐,台灣首度進榜,就排進前十大,隱匿度得分比租稅天堂開曼群島、英屬維京群島還高。

繼巴拿馬文件後,《天下雜誌》第三度與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IJ)聯手,獨家解密「天堂文件」,王永慶家族、新創企業如何運用租稅天堂紙上公司。

今年下半,台灣即將接受亞太洗錢防制組織的評鑑,會為不透明付出什麼代價?

想像有一天,國外客戶要匯款付錢,給戶頭在台灣銀行的你時,對方銀行突然要國外客戶一下提出買賣合約、一下給海關出貨紀錄。幾次下來,你的客戶可能就跑了。

想像有一天,當你要匯錢給在國外念書的小孩,對方一聽說,錢是從台灣來的,就要慢個幾天。

這不是危言聳聽,而是如果台灣無法通過今年底亞太洗錢防制組織(APG)的評鑑,可能付出的代價。

二○一六年,兆豐銀行紐約分行遭到重罰,全球對台灣警鈴大響。

今年,總部設在倫敦的非政府組織——租稅正義聯盟(TJN,TaxJusticeNetwork),將台灣評為全球第八大「金融隱匿國」。台灣正以一個未被發現的「亞洲境外天堂」之姿,浮出水面。

台灣第一次「被發現」 從未出現在雷達上的境外天堂

《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作者皮克提曾盛讚,TJN是把租稅正義搬上全球政治議程的重要團體。由歐盟資助,每兩年一次的金融隱匿度評比,是全球唯一一份定期披露境外金融活動的跨國研究。

TJN研究員透納(George Turner)接受《天下》越洋採訪時說,三年前,TJN就開始注意到台灣,但國際組織幾乎都沒有台灣的資料。

去年七月,荷蘭阿姆斯特丹大學企業治理研究中心一篇論文,運用全球上市公司資料庫的大數據拆解,台灣竟然成為全球第二突出的境外資本集散地。

「台灣高科技公司三三%透過香港、二○%透過加勒比海國家投資大陸,一二%透過加勒比海國家,路過香港,投資中國大陸,」論文中說,超過六成五台灣上市企業,都運用境外天堂。

TJN決定,全面審視台灣的法規制度,透過會計師Lyon Chun協助查找法規,首度完整搜集台灣資料做評等,結果出乎意料。「台灣一直沒在境外天堂的雷達螢幕上,這是第一次被發現隱匿度這麼高,」透納說。

台灣第一次被評,就進榜二○一八年全球前十大金融隱匿國,排名第八。前七名依序是瑞士、美國、開曼群島、香港、新加坡、盧森堡、德國。(見表一)

「光看排名,可能會有個錯覺,覺得台灣跟瑞士、美國、香港、新加坡並列不見得是件壞事,」政大法律系教授方嘉麟直言,「問題是,瑞士、香港、新加坡是金融中心,擁有繁榮的金融產業。台灣金融隱匿度這麼高,是政府有意義的政策作為嗎?有帶來產業嗎?還是只是帶來污名?」

從表一可以看到,前七名國家的金融產業全球市佔率都接近四%以上,台灣僅○.五%,重要性不高,為何卻成為隱匿度極高的國家?

TJN的金融隱匿指數,是由隱匿度得分,加權該國佔全球金融業市佔率而成(見小辭典)。台灣名列前茅的金融隱匿指數,顯然不是因為金融業發達,純粹是因為隱匿度得分太高。

「金融隱匿指數」怎麼算出來的?

為衡量各國境外金融活動的實況,租稅正義聯盟(TJN)以20項指標,評量各國法規環境的隱匿度得分(Secrecy Score),加權乘上該國金融業全球市佔率(Global Scale Weighting),得出金融隱匿指數(Financial Secrecy Index)。

為什麼要加權金融業的市佔率?TJN研究員透納解釋,境外金融的使用者其實都是大國與金融中心,這是為什麼租稅天堂屢屢被點名為黑名單,卻依舊存在的主因。金融隱匿指數可以呈現各國境外金融活動的實況。

台灣金融隱匿度得分過高 港、澳、星、中、韓,都比台灣透明

根據TJN的調查,衡量二十項法規環境的隱匿度得分,台灣排名第二十八。在台灣之前的,除了杜拜、瑞士、泰國、肯亞,其餘清一色是租稅天堂。(見表二)工商團體最愛比較的香港、澳門、新加坡,其排名分別為四十五、五十四、五十六名,隱匿度遠在台灣之後。

「如果我是有心人,看到這個隱匿度,一定會想透過台灣來洗錢,」方嘉麟說。

被國際孤立,加上落伍的公司法,海外稅制尚未完備,這些讓TJN驚訝不已的「隱匿漏洞」,早就被台灣人「善用」。

台灣人擅長運用境外租稅天堂,在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IJ)的「天堂文件」中,再度獲得驗證。

「天堂文件」是ICIJ最新的跨國調查,《天下雜誌》繼境外外洩資料與巴拿馬文件後,第三度參與跨國調查。這次的資料庫由《南德日報》取得,位在百慕達的毅柏律師事務所(Appleby)與新加坡盛亞信託(AsiacitiTrust)的客戶資料庫,此次被洩漏的文件超過一三四○萬份。

「天堂文件」共有一○○五位台籍個人與企業客戶,台塑王永慶家族是其中資料最豐富的個案。《天下》得以發現這位前台灣首富如何把半數資產外移海外,移出後如何佈局?

《天下》更注意到,新創企業已成為台灣另一個使用租稅天堂的新興大戶。財產在海外的創業紅人,曾被律師建議在庫克群島成立信託。

有一半指標不及格 落後的公司法,讓台灣不透明

TJN的隱匿度,是依據洗錢防制、海牙信託公約、歐盟現代公司法規則、國際間反避稅與資訊交換相關規定,摘取二十項評估指標。台灣二十項指標,有十項被列為嚴重不透明。(見表三)

因為外交孤立,台灣無法參與多邊組織簽署資訊交換協定、雙邊租稅協定困難重重,自然是弱項。但真正讓台灣成為金融隱匿國的主因,其實是落後的公司登記制度與法人透明度,在十項嚴重不透明指標中,就佔了八項。

「台灣會被評這麼差,因為你整個登記制度,都還執著於股東,根本沒有接軌國際。國際間大家都已經披露實質受益人、影武者(重要控制人)的趨勢,」資深會計師、建業法律事務所首席資深顧問馬國柱指出。

包括與台灣同屬大陸法系的日本、德國,主要國家都在最近五年,大規模修改公司法,以跟上國際標準。香港三月一日上路的公司登記,已要求披露實質控制人。即使是非香港的境外公司,只要要在香港開設銀行戶頭,都需符合新規定。

在反洗錢、反避稅、反貪腐,這三股大潮的壓力下,二十一世紀全球公司法主流思想,已改為風險導向的「預防性」財經法制。包括聯合國、歐盟頒布的現代公司準則,為降低財經弊端造成的經濟、社會風險,以事先披露資訊來做預防。

馬國柱指出,從二十一世紀初,安隆、世界通訊等重大經濟犯罪開始,加上金融海嘯,大家對於有些人隱身在紙上公司、信託、基金會、金融商品背後犯罪,愈來愈無法接受。揭開公司面紗的壓力,讓聯合國、歐盟紛紛發布「現代公司法」的改革準則,披露實質受益人與重要控制人是第一步。

反洗錢是切入點,受到高度監管的金融業被要求對開戶者做盡職調查,了解戶頭的最終受益人與控制人是誰。接著國際間又推動共同申報準則(CRS),定期交換銀行帳戶訊息,讓逃漏稅、貪腐無所遁形。

「台灣老闆必須有覺悟,現在已經不存在『不用繳稅的所得』,」馬國柱直言。

全球反洗錢、反避稅、反貪腐 台灣OBU還在「黑白舞」?

國際間,「三反」的大風,顯然很慢才吹入台灣。反洗錢最大的漏洞,就是國際金融業務分行(OBU)。

一九八三年開放成立的OBU,原本是希望透過降低稅負、減少管制的方法,來吸引外國客戶與外資銀行來台設點,提升台灣在國際金融業的地位。發展了三十年,台灣OBU八成客戶都是台商,只是另外設了境外公司來做各種操作。

TJN在報告中特別提到台灣的OBU。這群八成是台商的「外資客戶」,在去年中,金管會全面要求銀行重做客戶盡職調查前,是台灣金融隱匿的最大死角。

「OBU會很容易被人用來隱匿資產,」TJN研究員透納認為。

「從前OBU就是黑白舞(台語,意為隨便玩),」一位本土銀行OBU經理直率地說。

不像一般民眾熟悉的銀行業務,金管會管得很緊。譬如:個人或企業的貸款資料,都存在聯徵中心。但OBU卻像是化外之民。

一位檢察官氣憤地說,他曾經持搜索票到銀行一樓,要求提供經濟罪犯的帳戶資料。但銀行就是不給罪犯OBU帳戶的資料,「明明OBU分行就在二樓啊,所有的交易都在二樓做的,根本不用去境外。」國稅局官員也遇到同樣的問題。OBU的貸款資料,遲至一五年底才納入聯徵中心系統。

一位外銀法遵人員說,依國際標準,OBU開戶必須拿註冊國的當地證明,譬如:開曼群島、英屬維京群島的註冊正本才能開戶。但台灣過去只要拿國內代辦業者寫的代辦資料、繳費證明,就能開OBU帳戶。

台灣要繳交「國家風險報告」OBU與法人透明度,是兩大弱項

去年,金管會主委顧立雄一上任,就頒布新法,採取國際標準。規則一緊,OBU帳戶馬上由六月的十六.七萬戶,七個月關了一六%,顯見先前開戶浮濫的程度。

儘管金管會雷厲風行,但行政院洗錢防制辦公室政策組組長,檢察官蔡佩玲透露,正在定稿、要繳交給亞太洗錢防制組織的「國家風險報告」中,OBU不夠透明,依舊是台灣的第一風險。

蔡佩玲說,不同於前兩次洗錢評鑑,只看法規。這次的評鑑,法規面之外,還要評鑑「執行面」。

OBU現存的困境,就是銀行除了拒絕開戶,幾乎沒有任何法規武器,可以要求客戶說實話。

一位財政部官員直言,即使是修法後,OBU做境外公司盡職調查的方法,依舊只能「請」客戶簽一張聲明書,很難真的查。

「很多銀行抱怨,政府把所有的責任都壓在銀行,卻沒有要求企業,企業都在抱怨銀行刁難,」交大科法學院副院長林志潔說。

「銀行花很多錢做洗錢防制、做法遵,但客戶沒有義務,那只是推一半,」蔡佩玲也很擔心。台灣國家風險的第二名弱項,就是法人透明度。

去年底,行政院通過公司法修正案,草案二十二條之一明定企業必須每月更新電子申報實質受益人資料。實質受益人包括:董事、監察人、經理人、持股一○%以上的股東。這是台灣公司法第一次出現實質受益人的字眼,跨出了一步。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