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想像

發表日期 : 2018-04-10

來源: Shopping Design設計採買誌

李惠貞

前陣子有本話題書:《斜槓青年》,作者是位中國女性Susan Kuang,她自己就是斜槓青年的代表:Linkedin專欄作家/自媒體人/CrossFit健身課程一級教練。然而「斜槓」(Slash)一詞出自《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瑪希.艾波赫(Marci Alboher)於2012出版的書籍《One Person/Multiple Careers》,她在書中指出現今有越來越多年輕人不再滿足於「單一職業」,而是藉由多重收入、多重身份來體驗更豐富的人生。「這些人在自我介紹中會用『/』來區分不同職業,於是『/』(斜槓)便成為他們的代名詞。」

相關概念還可以回溯到更早,「1996年,美國學者阿蒂爾和盧梭就提出了類似的概念:無邊界職涯。無邊界職涯強調以提升個人能力替代長期雇傭保證⋯⋯亦即,能力才是賺錢的關鍵。」

不過,談到斜槓青年時,我們得先區分幾件事,首先,它不等同於兼職。Susan在接受端傳媒訪問時曾說,「『Uber司機/淘寶店主』不是斜槓青年,除非你真正熱愛開車和賣東西。斜槓青年最重要的一點:不是一個人有很多種賺錢的方式,而是擁有很多真正熱愛的東西。⋯⋯Slash不是一種手段,而是一種結果。Slash是鼓勵大家去追求不同的東西,釋放自己的天性和潛能。」

「斜槓青年算不上是世俗意義上的成功者,而意味著一種生活態度──不再『被動地等待機會發生』。」

其次,如上述這段話的重點──不再被動等待機會發生,斜槓青年也不等同於自由工作者。Susan在書裡定義了一種新身份:自由創業者。自由創業者從自身出發,有自己的信念、熱愛的事物及專長,有能力創造工作(開創事業),但又不僅以單一事業定義自己。

再者,斜槓青年未必沒有正職,或說,並不是一定要離開一份正職工作才能成為斜槓青年。「/」是一種看待工作和生活的新概念,至於實踐方式,並無特定。我比較傾向這樣的理解:「斜槓青年」鼓勵的是「發展自己、活出自己」的生命態度,而非執著於複製別人的成功。

在這基礎上,我想提出進一步想像,未來或許不是以企業或職務為核心,每個人找一個座位填補,不管自己是50%適合還是80%適合。或許有可能變成以每個人的能力為核心,在不同企業或專案中貢獻自己最擅長的部分,以《斜槓青年》的說法,「每個人自己就是一個企業」,然後因為不同的專案或任務結盟。

就如同許多職務需要不只一種能力,一個人,也不會只有一種興趣和擅長,然而,我們很難要求某一種需要多元能力的職務,能和某個人的多元興趣及專長100%相符。因而,工作中總有不那麼令人滿意的部分,也總有痛苦和犧牲,對企業主和員工來說皆然。它也漸漸造成了我們對「工作」和「渴望的人生」分離之接受,甚至認為理所當然,因為現實中圓滿的可能性太低。

然而不論是時代的進步或是我們自己的覺醒,改變都是必然。跳脫既有觀念的束縛,我們會發現,「哪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一個人的信念是他行為的指標,只要信念轉向,所看到就是新的世界。「工作」和「渴望的人生」不再是兩件事,工作不再只是賺錢或為了過好生活的手段,工作就是目的本身,就是我們「渴望的人生」中重要的部分。

斜槓青年意味著一種生活態度──不再「被動地等待機會發生」。

不過,在這之前有個前提,我們得先累積實力。想要「錢多事少離家近」的人,永遠不可能成為斜槓青年。你得要有能「給出去的能力(有人願意為此提供報酬),有你的熱情想要貢獻的領域(願意為此不斷充實自己),才有可能脫離「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的現況(如果這不是你想要的),才能真正為自己和他人創造價值。先成為自己,「/」才有可能。」

我想起育華在她某一期專欄〈那些德國人教我的事〉文章中曾提到,她認識許多德國朋友都有「第二身份」,例如「大學教授/業餘音樂家」,每週與樂團練單簧管,每年一場正式表演;「醫生/專業慢跑者」,哪裡有馬拉松就往哪去,持續超過三十年;「律師/西洋棋手」,參加過幾次國際棋賽都有前幾名的好成績;「科學家/柏林愛樂的大提琴手」⋯⋯

育華說,她要談的不是世俗價值中厲害的頭銜,「而是他們在難以被取代的專業之外,同時擁有高度熱情、長時間持續、並與他們正職表現同樣精彩的第二身分。」

我想,這些歐洲人是最接近斜槓青年的一群(或許他們也不在意什麼是斜槓青年),因為他的生活中,幾乎全部或極大部分是在培養自己、發展自己。不是「為未來作準備」,也不是追求「輕鬆」,簡而言之,生活就在當下,工作有可能就是我們想要的生活,但它立足於實力累積而不是空想。

把我們小時候曾經有過的好奇和興趣呼喚出來,任何奇怪的特質組合在自己身上都能成立,「模型收藏家/設計師/游泳教練」非常好,「美食家/工程師/推理迷」也很棒,那是每個人之所以獨一無二的原因,也是活得平衡自在的斜槓青年今日帶給我們的啟發。

那是真正的自由。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