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咖啡 偷走75億元砷化鎵關鍵技術

發表日期 : 2018-02-23

來源: 財訊雙週刊 

本刊獨家取得美國FBI調查報告,掀開中國成都嘉石科技過去八年,如何在美、台兩地,用高位和高薪利誘工程師,突破美國高階通訊晶片的技術封鎖。間諜案中一個關鍵場景,竟在林口星巴克門市。
 

農曆年前的二月三日,一則少有人關注的新聞刊登在報紙上,標題寫著:「涉嫌出口軍事晶片到中國,台裔教授被拒保釋」,但熟悉內情的科技界人士都知道,這是一起橫跨美、中 、台三地半導體產業間諜案的關鍵轉折。

一家星巴克成技術突破口 林口的咖啡廳變交易大本營

事件主角是位於成都的嘉石科技(後更名為海威華芯),過去八年,他們在美國矽谷和台灣桃園布下了綿密的產業間諜網,不但造成台灣砷化鎵產業投資價值達七十五億元以上的研發成果,被嘉石科技輕易取得,還有可能讓中國取得生產先進軍用雷達關鍵元件的技術能力,改寫中美兩國之間的遊戲規則。更令人驚訝的是,中國突破美國設下的技術障礙,突破口之一,竟是位在新北市林口復興北路上的一家小小的星巴克咖啡門市。

故事從二○一一年開始談起。這一年,美國開始調查,中國中興通訊息把美國禁止出售的通信設備賣給伊朗電信,根據美國司法部調查,為了繞過美國禁運的禁令,中興還特別組成一支十三個人的小組美化財報,所有和伊朗案有關的電子郵件,每天都會自動被系統刪除。

中興為何如此戒慎恐懼?因為,中興雖然能賣電信系統,但其中和通信相關的晶片,卻全都由美國公司提供,通信晶片用的多半是化合物半導體,例如,一種稱為砷化鎵的技術,少了這種半導體技術,即使像中興這樣的中國國家隊企業,都做不出電信設備。

一○年,一家叫嘉石科技(後改名為海威華芯)的公司在成都成立。嘉石原本只是一家五億元人民幣資本額的小公司,在砷化鎵技術也遲遲沒有突破,但這家公司和中國官方關係深厚,嘉石總經理高能武,是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簡稱中電科)第二十九研究所的主任研究員,百度百科的資料寫明,中電科是直屬國務院的大型國企,「是軍工企業的國家隊」,從雷達方陣、衛星技術,甚至太空通訊用的電子系統都由二十九所負責開發。

台灣重量級專家在美被捕 石宇琦把MMIC技術賣給中國

本刊取得美國司法部引用FBI幹員的調查報告指出,從一一年開始,嘉石科技找到了一個來自台灣的重量級專家石宇琦(Yi-ChiShih)出任總裁(President)。石宇琦的經歷顯赫,他和美國軍方關係密切,根據本刊取得的訴狀,石宇琦曾在一九八二到八四年間擔任美國海軍研究生院(Naval Postgraduate School)電機系副教授。接著,他到美國大型軍火公司,負責單片氮化鉀微波集成電路晶片(MMIC)設計與開發。石宇琦確實是這方面的技術高手,因為九七年,他成立了一家MMCOMM公司,開發先進的點對點通訊技術和雷達技術。○七年,他再把這家公司賣給美國大型軍火商。從美國訴狀的內容可以看出,石宇琦二十多年的職業生涯,大部分在和美國軍火工業打交道。

沒想到,一八年一月十九日,石宇琦卻在美國被捕,罪名是涉嫌向中國出口受管制的敏感技術與晶片及跨國洗錢,最高可判二十五年重罪,關鍵就在於他把他最擅長的MMIC晶片賣到中國。

一○年時,嘉石科技和成都雷電微力合作開發晶片,根據美國司法部訴狀指出,這兩家公司和西安兵器工業集團第二○六研究所合作,開發雷達用的晶片架構,兩家公司再成立一家叫成都嘉納海威公司,負責生產石宇琦最擅長的MMIC晶片。成都雷電微力的總經理則叫陳亞平(Chen Yaping音譯)。

一○年,一筆一百萬美元的巨款從Chinatrust(中國信託)銀行匯進石宇琦任總經理的Pullman Lane公司,陳亞平的名字反覆在匯款名單中出現,特別的是,石宇琦一輩子在做晶片,他成立並且親自經營的公司,登記的營業項目卻是「影片拍攝」,計畫進軍娛樂業。從訴狀中石宇琦往來的信件內容可以看出,他正打算透過在新加坡和北京的創投公司,和嘉石合作,再做一筆大生意。從一○年之後,他在美國、加拿大、香港布建了複雜的金流和人脈網,反覆刺探美國最尖端的半導體技術。

石宇琦是涉嫌為海威華芯非法獲取美國氮化鎵晶圓代工廠晶片的幕後關鍵操盤手。

台廠技術早就被中資鎖定一家 成都公司不擇手段竊取營業祕密

最關鍵的一天,是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這一天,石宇琦透過他能控制的影子公司,從美國最尖端的晶片公司,買下了一批MMIC晶片;同一天,他花十幾萬美元製作完成的晶圓片,寄到加州的人頭手上,要買到這批晶片,必需不斷簽下保證不出口美國的同意書,但一收到晶片,他就透過電子郵件下令,用最快的速度,以FedEx(聯邦快遞)寄到香港另一個人頭手上,報關項目只簡單填上「玻璃樣品」並虛報商品價值只有一百美元,信件寄到當天,香港的人頭就收到通知,會有人從北京將這批晶片帶走。透過石宇琦建立的網絡,嘉石科技開始建立起氮化鎵等尖端化合物半導體的製造能力。

設計是一回事,要能量產尖端的化合物半導體,仍然十分挑戰。一五年,中國最大的飛機維修公司海特高新增資嘉石科技五億一千萬人民幣,準備量產化合物半導體晶圓,嘉石總經理高能武於是把目標指向台灣,希望補齊這塊技術缺憾的最後一片拼圖。

穩懋董事長陳進財萬萬沒想到,遠在成都的海威華芯科技竟然早已覬覦穩懋的核心技術,已謀畫一步步竊取營業祕密。

第一個關鍵人物,是台灣人楊光宇,他原本是台灣聯穎光電的研發經理,根據《自由時報》報導,楊光宇在一三年從聯穎離職後曾到嘉石工作。一五年,高能武改聘楊光宇為顧問,並把他派回台灣,檢方認為,任務就是在台灣竊取量產砷化鎵的關鍵技術。

做砷化鎵晶圓並不容易,砷化鎵最頂尖的製程,就是六吋的砷化鎵晶圓,當時中國沒有任何一間公司能生產,就連台灣大廠穩懋都是咬牙苦撐,投資多年之後,才在○七年發展出量產技術,讓公司轉虧為盈,並因而拿下全球頂尖半導體公司Avago(安華高,後併購博通)的生產代工訂單。

高能武並不放心讓楊光宇一個人回台灣,他另外找了另一個台灣人,薩摩亞公司華泓科技合夥人龍嘉弘負責管錢,楊光宇則負責找懂砷化鎵技術的工程師,再把對方變成商業間諜,一張滲透台灣科技業的網就此展開,二人都涉嫌觸犯營業祕密法。

高能武給楊光宇一個月八萬元人民幣(約合新台幣四十萬元)的顧問費,加上初期十萬元人民幣(約合新台幣五十萬元)的簽約金,讓楊光宇重回台灣,但楊光宇不能直接碰到錢,高能武把錢匯到華泓在香港的戶頭,再由龍嘉弘轉交,不管是給楊光宇的錢,還是分給其他求職工程師的錢,龍嘉弘都能分到五到二○%不等的佣金。

在台灣偷技術,他們先從求職網站開始,尋找有意離職的工程師,因為人員異動的時候,最可能帶走關鍵技術。

海威華芯總經理高能武

一張對台科技滲透網 從人力網站開發對象到收買工程師

他們才在台灣展開工作一個月後,就有重大突破。龍嘉弘透過求職網站,找到穩懋內部的工程師白勝傑,龍嘉弘以獵人頭公司的名義和白勝傑聯絡,雙方約在林口復興北路的星巴克,展開第一次面談。穩懋董事長陳進財做夢也沒想到,這個離穩懋車程不到十分鐘的咖啡店,在一五年八月後的四個月內,竟然變成商業間諜交易穩懋核心技術的祕密交易地點。

一五年八月七日晚上七點,龍嘉弘確認白勝傑了解相關技術後,再約他在林口星巴克和楊光宇見面,兩人合演一場戲給白勝傑看,楊光宇告訴白勝傑,有金主要在台灣投資一座半導體新廠,有意挖角他,再拿出一份建廠合約要白勝傑簽下,簽約之後,楊光宇馬上拿出台幣七萬元給白勝傑當作八月分的薪資。

當天,楊光宇就傳送了一份技術文件給白勝傑,這份文件像是一份填空題,全是嘉石科技在生產半導體時無法解決的關鍵;例如,薄膜製程的流程,每一道工法的參數,要白勝傑一一填上。白勝傑利用工作時記錄技術關鍵,在九月一日,把穩懋內部三種製程的參數細節,全數寄給回楊光宇。

九月二日,楊光宇再約白勝傑在星巴克見面,他當面把當月的七萬元薪資交給白勝傑,再要求他把四種更困難、更機密的薄膜製程參數偷給他。這一次,白勝傑已經不能只靠動筆抄抄,就把技術帶走,他得突破系統防線,違規列印三種關鍵製程的技術資料,再帶到星巴克交給楊光宇,他也涉嫌侵害穩懋營業祕密。

這時候,白勝傑已經知道楊光宇真正的目的不是在台灣建廠,而是為中國蒐集技術情報,他開始與楊光宇討論去中國面試,楊光宇更順水推舟,要求他從穩懋偷偷列印更多機密資料。九月二十六日,楊光宇更帶著白勝傑到成都和高能武面試,當面展示所有的技術細節。

十一月,高能武原本要發四十萬元人民幣簽約金給白勝傑,讓他到成都上班,但就在發放前,檢調發動搜索,白勝傑在登機飛往成都前被捕。

楊光宇不只找現職的穩懋工程師,就連離職的工程師也能套出機密。他透過人脈,找到曾在穩懋工作的張健智,意外發現,張健智還保留在穩懋工作時的關鍵技術資訊,楊光宇再次拿出表格,要求張健智把嘉石需要的技術資訊一一提供,包括黃光製程中的光阻型號,使用機台型號,加工的溫度、時間長短,甚至是去除光阻的步驟,都一一透露給楊光宇。九月底,張健智也跟著楊光宇到成都面試,當面回答高能武的所有技術問題,他也因此涉嫌。

楊光宇(中)在最近一次出庭時,他的委任律師當庭撥打電話已找不到人,現已棄保潛逃中。

一個上市公司的大案穩懋 部分關鍵技術竟遭對岸突破

檢調偵查這起案子時候更發現,楊光宇當初離開聯穎光電研發經理位置時,更直接入侵公司系統,偷走大量資料。他會趁公司開會報告時,把報告用的電腦硬碟換成自己的私人硬碟,等不知情的相關主管存入檔案,報告完後,他再把私人硬碟換回原來公司用的硬碟,神不知鬼不覺地偷走原本他並不知情的技術。

楊光宇他自己月領四十萬元台幣的顧問費,但一開始給台灣工程師的價碼,只有每個月六萬到八萬元台幣的行情,他和工程師談薪資時也很有技巧,他會先告訴對方,「第一年月薪七萬元,第二年十萬元,正式建廠之後,每個月月薪二十萬元」,用不存在的高薪吸引對方上鉤。

從七月開始,楊光宇人坐在林口的星巴克,不斷約談工程師,一談成,就馬上發大筆現金,接著要對方掏出技術資料作為交換,在人來人往的林口星巴克,一件件半導體技術開始流向一千八百公里外的四川成都。

值得注意的是,原本多年無法量產頂尖砷化鎵產品的嘉石科技,第二年卻有了大突破。

一六年一月,美國宣布對中國中興提出制裁,不再把關鍵晶片賣給中國,一度使中興通訊裁員三千人。沒想到一六年四月八日,嘉石科技改名後的「海威華芯」,就高調發布新聞稿,稱「突破國外封鎖!海威華芯宣布六吋砷化鎵晶片生產線已打通」。這則新聞稿中更指出,「海威華芯是海特高新和中電科二十九所共同投資組建」,並宣稱「海威華芯這條生產線代表中國具備了大規模生產商用砷化鎵晶片的能力,突破國外對中國高端射頻晶片的封鎖。」在一五年穩懋的砷化鎵晶圓核心技術流向成都後,海威華芯一夕之間就具備了生產○.二五微米砷化鎵晶片的能力,不但因而具備和美國頂尖公司並駕齊驅的能力,更值得注意的是,這條生產線因此具備生產更高階氮化鎵晶片的能力,這款技術可用於飛彈、雷達等軍用設備上。

這宗商業間諜案裡,最大的輸家是參與其中的美、台工程師,其中許多人只領到台幣二、三十萬元的報酬,就當起大陸公司的商業間諜,最後恐遭逮捕入獄。他們完全不知道,美、台雙方早已加強抓產業間諜的執法能力,一旦案子爆發,洩露技術的工程師起碼要面臨十年徒刑。

楊光宇棄保潛逃 律師有話說

楊光宇是不是成都嘉石科技的商業間諜?本刊採訪楊光宇的辯護律師宋英華。他的回應是,「本件檢察官認定楊光宇先生涉及洩漏之資訊均不具特殊性,僅為一般業界之通常做法,其內容皆登載於相關學術期刊,甚於網路Google 搜尋引擎鍵入適當之關鍵字,即可獲得各種相關資料。」

但是,楊光宇後來棄保潛逃,變成通緝犯,宋英華則表示,審判過程中,被告的閱卷權受到限制,「本件於審理時,台灣桃園地方法院之受命法官竟限制被告及辯護人之閱卷權利,禁止被告及辯護人閱覽、抄錄、攝影訴訟資料,」使楊光宇對台灣司法失去信心,才選擇棄保逃亡。

但本刊採訪新竹地檢署時了解,《營業祕密法》是要保護公司的重要知識,只有得到法院核准的人才能調閱卷宗,否則提上法院就等於公布機密,形成二次傷害,法庭審理過程中保護祕密資料,並不令人意外。

一個高調的宣示 砷化鎵晶片生產線在中國打通

像是在美國的石宇琦,聯邦調查局從一一年開始就已經盯上他,一直等了七年才出手。在這個案子中,石宇琦所有的電子郵件、相關金流、甚至是微信上的對話,都被當成呈堂證供,他恐面臨二十五年的重刑。

穩懋案和石宇琦案只是近年高科技商業間諜案的冰山一角,當中國需要更為高階、重要的半導體技術時,會祭出更高的利益,更狠的手法,在全世界獵捕技術。從美國到台灣,中國狼群都是利用人性,祭出高位和高薪,把技術專家變成內鬼,這場無聲的戰爭裡,恐怕還會有更多位居關鍵技術的工程師們,在完全沒有防備的狀態下,成為群聚竹科園區外的紅色狼群,伺機獵捕的獵物⋯⋯。

穩懋耗費了19年的時間,才終於成功量產砷化鎵晶圓,並且轉虧為盈,拿下安華高的代工訂單,卻在短短4年內,功力被海威華芯急起直追。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