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鄉築夢「互助」成就大確幸

發表日期 : 2017-12-18

來源: Cheers快樂工作人

「台灣小麥的分類,是按照軟硬,紅色、白色與春麥、冬麥分類」,在大稻埕的茶館裡,這個年輕人拿著一瓶酒慢條斯理地解釋:「而『台中選2號』是硬的、紅色的春麥,所以釀的啤酒,就叫『硬紅春』」。
 

他是35歲的陳相全。2015年,他推出精釀啤酒品牌「禾餘麥酒」,不過3年,已經成為網路熱銷精釀啤酒品牌之一。在搜尋引擎鍵入「禾餘麥酒」,第一個跑出的相關詞就是「哪裡買」。

「其實,今年我們並沒有達成銷售目標,原本預計賣12萬瓶,但只到5萬多瓶,比去年還差,」陳相全聳聳肩說:「很多原本該進行的計畫,都往後延。」

「原因⋯⋯因為自己錯誤的決定吧,」從他的語氣中,嗅到一些尷尬:「原本今年有機會進通路的,但我覺得還不夠好。」

別看陳相全講話不疾不徐,回答問題總帶著笑意,他坦承自己是朋友公認的「難相處」、「懶得與人溝通」。例如,今年無法打入超商、賣場等主流通路,主因之一,就是下游代工廠無法確保每瓶酒的裝瓶量精準一致。為此,他不惜槓上代工廠:「我覺得這麼簡單的事情,為什麼無法解決?」進軍通路的動作,不得不暫時喊卡。

陳相全在台南出生,念完國一,就到美國讀書。大學時因為曾在釀酒廠打工,練出一身釀酒功夫,不過,畢業後,他還是先穿起西裝、進了金融業,當起商用不動產分析師,領著超過百萬的年薪。

「在金融圈工作,對我來講其實比較簡單,但是過程中,會讓你看到貪婪的一面,」陳相全說:「我希望我的成功是能改變環境,又能避開這些。」於是4年後,他回到台灣,靈魂深處的釀酒欲再度爆發。

為了精進農業知識,他考進台灣大學農藝研究所。正因為自知難相處,陳相全對於創業路上遇到的貴人特別感激。

2014年用來開公司的80萬元資金中,除了台大農藝系友會提供5萬元獎學金與自己的積蓄外,他又向指導教授無息借款50萬元。一開始酒賣不出去,還是靠同業友人幫忙推銷,咬牙撐過那段慘澹時光。

不過,陳相全沒想到,因為自己愛酒而啟動的事業,讓他竟然也有機會成為別人的貴人。

2016年,一通來自花蓮的電話找上禾餘,那是曾與陳相全合作,在花蓮光復鄉種植玉米的農友。「他們說,很期待與禾餘再合作,」陳相全忍不住大笑:「我當時心裡想,我這麼難搞,怎麼還會找我?」

但細問後,陳相全發覺,禾餘真的讓農友的收入增加,「這應該是我感覺最好的時候,」他說:「我一直認為,身邊的人幫我很多,我也能去幫助其他人,這就是幸福的感覺。」

「飲食不僅決定人類生活,更影響自然環境,」陳相全深信,保留台灣的原味,是他身為農藝人的驕傲。復育啤酒關鍵原料──大麥,釀出正港台灣啤酒的想法油然而生:「一開始,我沒打算做半套,就是要做100%台灣原料製作的酒。」

從最初辛苦蒐集的20顆種子,在陳相全與團隊努力下,在台中大雅與契作農的合作,預計明年能收穫6公噸大麥。而且陳相全已經想好下一步:「我們希望能把台中的經驗複製到台東,一來,那邊空氣比較好,二來也希望增加當地的工作機會。」

一路上雖然總想著改變,但其實陳相全是個念舊的人,尤其對加州聖地牙哥那個他心中的“beer capital”(啤酒之都)念念不忘。他說,在聖地牙哥酒廠,大家都是自己人,彼此競爭也互相幫助:「我想在台灣建立這樣的環境,讓大家也來使用我們種的大麥。」

陳相全的夢, 正透過禾餘的根,慢慢在台灣土地上發芽。「上星期跟幾個精釀啤酒品牌創辦人喝酒時,有人對我說:『禾餘是讓我們決定跨入啤酒的主因』,我當下反應是『Wow !』」,陳相全忍不住驚呼:「我很高興,大家看到我們後面想做的事情。」

就像那瓶陳相全手上的「硬紅春」,相信有愈來愈多人拿到這瓶酒時,不只是享受濃郁的啤酒香,更難忘背後來自台灣土地的家鄉味。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