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牛班小子靠一把刀 連摘世界廚藝賽果雕金牌

發表日期 : 2017-12-01

來源: 今周刊

什麼樣的技藝,可以把平凡食材的價值瞬間提高數倍?答案是:蔬果雕刻。
 

三十歲的楊勝凱,正是箇中高手。他曾代表台灣三度摘下國際餐飲競賽蔬果雕刻金牌,可說是「全球果雕王」。頂著世界冠軍光環,他卻不當高薪廚師,而是進入桃園啟英高中餐飲科任教,六年來,教過逾兩千名學生,學生最佳表現是國際大賽銀牌。傑出的成績與回饋的精神,讓他今年獲選十大傑出青年。

「高興只能一天,因為明天又是新的開始。」很難想像,這位世界冠軍的養成之路,是從國中「放牛班」開始。楊勝凱從小對烹飪有興趣,國三轉入技藝班,代表學校參加國中技藝競賽時,鬼靈精的他,把比賽主題油飯擺成魷魚狀,奪得冠軍。

畢業後,父母希望他用比賽成績保送公立學校,他卻選擇跟隨帶他比賽的師傅鄭富貴進私立高職。他白天上課,晚上到師傅的餐廳打掃、洗碗,等打烊忙完,早已沒公車回家,只能請爸爸接送。「爸爸在工地上班,累了一整天還是來接我,沒多說什麼,算是默默支持。」

雖然每天都打雜,但有機會看師傅廚藝,讓他收起埋怨。畢業時,楊勝凱成績能上國立高雄餐旅大學,但家人心疼他「做到死,也是煮給人家吃。」勸他改念食品營養。

幾經掙扎,他選擇私大食品科技系,但因食物烹調涉及化學變化和人體生理學等專業學科,連微積分都必修,讓他第一年差點休學,只能咬牙苦撐。

沒想到,這時他放棄的餐飲竟像回力鏢,拋出去後又回到身上。原來,楊勝凱過去各項餐飲得獎紀錄,讓當時任職系上、要找學生參加中華美食展的果雕大師吳松濂主動上門。有一次,他當面觀摩準備出書的吳松濂刻果雕,「咻咻咻,片好快,很漂亮,我深深感覺到,刀法很好玩,靠一把刀,讓紅蘿蔔從二十塊,價值瞬間拉到幾百塊。」他說,果雕幾乎沒有成本,只靠自己能力賦予價值,「當時一看到,火焰就一直熊熊燃起來。」

簡直是相見恨晚。楊勝凱每天死皮賴臉去師傅辦公室報到,就為了學神奇的果雕。這技藝很難,難在其原理是去除,從拿刀那一刻到作品完成,中間有任何一刀下錯,就無法補救, 惟有苦練, 沒有捷徑,還得耐得住沉悶又孤單的過程。

擊敗63國高手 「明天又是新挑戰」

許多學果雕的學生來來去去,都待不久,惟獨楊勝凱如著魔般深深陷入,「很多人大學時說等下去哪吃飯、去哪玩,可是我全部時間在師傅旁那張桌子上。」他半開玩笑:「線上遊戲拔掉插頭後獲得什麼?」所以他從高職到大學都沒玩過線上遊戲,他只有一個觀念,「不用花錢可以學到技藝,我在大學必須取得比畢業證書還重要的東西。」

果雕不像石雕、木雕可長久保存收藏,作品刻得再好,第二天可能就爛掉,「所以我刻好一件只開心五分鐘,因為明天又要接受新的挑戰。」楊勝凱常刻到廢寢忘食,「沒有天才型選手,只在有沒有花時間把這件事做好。」他的本事是大學四年花超過一萬小時,窩在小小一張桌子上換來的。

大四時,楊勝凱在四年一度、全球規模最大的德國奧林匹克世界廚藝競賽,打敗六十三國參賽者,摘下果雕金牌,一夕成名。隔年,又在泰國曼谷第一屆亞洲盃烹飪賽勇奪蔬果雕刻金牌。畢業後,他當廚師近一年,就在高職老師建議下去教書, 貢獻所長。他常和學生說,「我要的是不會到會的過程,縱使刻再爛、再醜都不能放棄,交出來的成品可能很醜還是有分數,中間放棄說不刻,連一分都沒有。」

楊勝凱的人生看似順遂,但也不是沒跌跤。去年,同樣的世界廚藝大賽,他只拿銀牌,吳松濂當面罵他:「掉進糞坑裡的鑽石!」他當下笑笑帶過,晚上一個人抱頭痛哭。「我以前大概眼中只有自己,我付出時間投入心力,應該要有這樣回報……。」楊勝凱事後檢討,他一直以第一名為目標,忽略了感恩和付出。「比賽是挑戰跟肯定自己的方式,當你失敗時請你不要灰心,縱使不是世界金牌,還是有發光的點。」現在,他更享受從事公益和教學,把所學分享給更多人的快樂。

原來,隨時調整自己,回歸初心,就在通往成功的道路上。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