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厚奶茶熱賣 義美更在意的兩件事

發表日期 : 2017-10-25

來源: 今周刊

厚奶茶掀起搶購民眾熱潮,高志明卻喜不形於色,因為他徐圖十年的生醫、生機食品轉投資,不想全靠進口原料,一心扎根台灣的布局,近期終於可以大動作鋪展開來了。
 

義美厚奶茶在好市多Costco造成消費者瘋狂搶購熱潮,有些分店開門五分鐘就被搶光光,臉書社團、網路商店甚至以二、三倍價格轉售的話題不斷延燒;這款八月三十日在好市多上架獨賣的商品狂賣,也帶動了義美奶茶的相關產品,在自家門市與全家超商等通路的銷售數字暴增,「達二○○%成長」。

自家厚奶茶暴紅成了熱議話題,總經理高志明表面上看起來很淡定,咕噥著「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賣這麼好」,還特別說明「我們不打廣告、(搶購)不是排假的、也沒找部落客」,照他小聲透露的生產量,動手按一按計算機,一瓶四十五元的厚奶茶,一個月就能替好市多創造一.四餘億元的業績,一年下來就是十六.八億元。

厚奶茶熱銷效應 總經理帶頭替員工加薪6%

獨賣商品創下的驚奇,讓高志明趕在雙十連假前一天,發出一百萬獎金鼓勵厚奶茶工廠及業務團隊,又宣布全體員工自明年起調薪「至少六%以上」,樂翻了員工,又成功為義美品牌聲望再拉一波高峰,但比起這些,他更在意的,卻是另兩件事。其一,是九月底宣布,將按照公告牌價,對酪農的每噸收購價增加一元,替酪農「加薪」;其二,今年十月初悄悄在門市上架的新產品。

之所以在意,是因為這兩件事的背後藏著他布局十年的心頭大願。

高志明高調宣布明年起幫酪農加薪,立刻觸動現有三大生乳大廠統一、味全、光泉的敏感神經。據了解,義美一六年底才落腳斗六的生乳暨飲料廠即將投產,屆時產能可達一天兩百噸,但目前義美乳品收購量一天約僅七十噸,占整體收購市場僅七%,提高價格自然有搶生乳量的目的。

承諾負擔違約金 同業憂慮破壞市場行情

據了解,為了取得酪農信任,義美甚至承諾酪農,願意承擔簽約後所產生的違約金。農委會畜牧處副處長王忠恕說,大廠確實感受到義美來勢洶洶,此時又是生乳的夏季冬季的交接時分,「義美加價的時機選得很好,將迫使大廠必須思考是否跟進。」只是這個加價之舉,也是刀之兩刃。有業者反映, 酪農與生乳廠之間有行之有年的價格默契,義美此舉無疑有破壞市場秩序之嫌,一旦其他業者為了維持市占率而跟進,恐怕將導致成本增高,最後終究會反映在售價上,吃虧的可能還是消費者。

↑義美喊出明年起生乳收購價每噸加一元,大動作爭取酪農,為明年斗六廠投產做準備。

義美透過「為酪農加薪」,意圖拉高生乳量的市占率,究其柢,還是跟他正蓄勢擴張的版圖大為相關。

十月起走進義美門市,掃描架上琳琅滿目的餅乾飲料產品時,很容易在貨架上發現占據不到二十公分見方的空間,擺著四款掛著「義美生醫」名號的保健商品「金瓜籽油」、「魚油」、「鈣D加」、「葡萄糖胺」與含有機能性素材-GABA成分的巧克力。新商品低調上架,除了擺在門市的宣傳手冊,幾乎不見其他廣告預算,安靜地潛銷。

保健食品是如此,先前陸續上市的「生機產品」,譬如宣稱非溶劑萃取的油品,全豆釀造醬油等,也都安靜開賣了快兩年。儘管銷售動作不張揚,但說起為什麼要跨足生醫、生機飲食,高志明像神父碰到迷途無知的羔羊滔滔開講,「食品安全要做好的前頭是農業要安全;農業要安全的前頭是環境要安全」。這些產品就像是他為了落實「三安理論」的信物,也是他之所能訴求義美產品健康、更營養的靠山。

落實三安理論 致力保留原料營養 區隔市場

為了實踐三安理論, 他研究油品萃取方法,推非溶劑萃取油品,主打可保留更多原料營養成分,大力進行市場區隔;又找上萬家香的老董事長吳仁春,要他幫忙代工生產「全黃豆醬油」,老董勸他「你這樣做成本高,絕對沒銷路」。話說完的幾個月後,萬家香也推出「丸大豆」同類產品。

義美以黃豆、黑豆所開發的產品不少,除了原來的豆漿、豆腐、豆干等製品,推出全豆醬油後,烘豆零食、茶品也陸續誕生,原料的需求量更大。高志明開始思考,不仰賴進口,在台灣自行契作的可能性,並付諸行動,開始把範圍從國產黃豆、黑豆擴展到苦茶籽、小米、樹豆、台灣紅藜、紅棗等各類農作物。

高志明信誓旦旦地說,義美收購的價格非常高,「高幾成到幾倍都有」,譬如,義美提供的非基改黃豆的契作價,每公斤最高可達一二五元,而進口價最高六十元,再如台灣苦茶籽,市面上一公斤收購價格約在四十到七十元之間,義美則統以九十五元收購。說到高興之處,高志明提起,新產品大量使用的台灣紅藜,義美收購的地域「從屏東到台東」,「全屏東賣給我都不夠」。

推廣友善耕作 補貼契作農家 擴大經營觸角

一位農民也說,義美開出來的收購價,確實吸引台灣紅藜種植戶,而且是現有收購廠商的倍數之多。

據了解,八月時, 義美向農糧署申請「友善耕作推廣團體」資格,承諾未來的契作戶可符合不使用農藥、化學肥料、基改品種,並定期提供報告,以符合檢驗

規範, 如此一來,在義美取得資格之後,只要加入義美的友善耕作團體,契作農就可獲得一年一公頃三萬元的補助。這對農民來說,既有義美協助做管理,收購價格又好,有一定吸引力。

農糧署署長陳建斌證實確有其事,他說「畢竟從來沒有企業申請這個資格,做這樣的事情,樂觀其成」。不僅如此,義美還找上農改場、農試所合作,打算以南瓜子、金盞花為試種目標,一旦成功,便可轉移種植技術給農民,加入契作行列。

今年十月起,義美門市賣起保健品,正式跨進生醫市場。

高志明左右開弓,大舉契作酪農與農作物背後是否有更深盤算?只見他隱晦地說,南瓜子、榛果可榨取出油品,而「油的進階就是cream……,榛果油裡就有護膚的cream」,而且,「油的副產品,才有價值」。似乎暗示著義美擴大契作的雄心,不僅僅是固守食品領域而已。

同樣在八月,高志明宣布建置台灣唯一可檢測輻射、微量戴奧辛、多氯聯苯食品實驗室,這個五千萬元的投資號稱首開食品、生乳大廠風氣之先;搭配義美在斗六、龍潭兩地投資近二十億元工廠與產能,預計一八年上半年可加入投產,高志明顯得有備而來。

「想永續,就要做別人不容易做到的事。」高志明不諱言自己是挑難度大的事情來做,談得投入之際,他拉高聲量喊話「再三年,再給我三年!」似乎給他三年,就能抵達那個瞄準已久,一心想觸及的境地。

高志明想做的事情很多,但在義美「生產好食品」的形象深植人心之際,這幾年發生的產品瑕疵事件也時有耳聞,從錫蘭紅茶墨水、巧克力蟲蟲事件等,無一不被消費者放大鏡檢驗,挑戰義美形象的完美度,這恐怕也是高志明向前衝鋒之餘,絕不能稍有鬆懈的所在。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