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發1.6億的失敗學 造就爆紅一芳水果茶

發表日期 : 2017-09-13

來源: Cheers快樂工作人

用8年時間,這位青年創業家從夜市攤販,拼出破億身價,卻又在短短1年內幾乎敗光一切。在逆境中歸零思考,柯梓凱拋下不切實際的自信光環,憑著最有把握的茶飲重新出發,戲劇性地谷底翻身。
 

2015年底的某個下午,剛滿32歲的墨力國際執行長柯梓凱把自己關在辦公室裡,面前的茶几上,擺著一個裝滿數百萬元現鈔的購物袋。這筆錢,是他用極高的利率,向「民間業者」借來應急的。

柯梓凱必須在3點半前趕到銀行把錢存進帳戶,否則公司就要跳票。但開車出門前,他花了幾分鐘緊盯著眼前的現金,用力告訴自己:「我要記得這畫面,再也不要犯同樣的錯!」

2016年3月,手搖茶飲「一芳水果茶」剛問市,立刻在台北、台中刮起一股旋風,即使加盟店數快速成長,門市排隊熱潮仍絲毫不減。隨著品牌走紅,旗下還擁有喬治派克、牧島燒肉等餐飲事業的柯梓凱,理所當然被封為「七年級創業新銳」,經常受邀分享成功經驗。

然而,很少人知道,一芳水果茶爆紅之前,柯梓凱剛度過人生最寒冷的一個冬天。白手起家的他,2015年因盲目拓展事業版圖,燒光創業積蓄和美國創投公司入股的現金,共1.6億元。當時,他被迫向地下錢莊借貸週轉,每天在跳票邊緣掙扎,更不只一次考慮放棄事業。只是愛面子的他,過去從不讓人看見他的脆弱。

「大家常找我談『成功學』,但我最近覺得,成功方法有千百種,不一定可以複製;分享失敗經驗,讓有心創業的人不要犯下我犯過的錯,應該更有意義。」坐在與當年同一張茶几前,柯梓凱深深吸了口氣,像要先做好心理建設,才能好好訴說那段跌跤的往事,「我一直到最近才能誠實面對失敗,承認比我成功的人,太多了。」

其實,柯梓凱當然有資格談成功;就連他的失敗,也和成功息息相關。

為圓創業夢,清晨3點開工

修平技術學院化學工程科(現為修平科技大學化學工程系)畢業,柯梓凱從學生時代就決定要開店當老闆,但剛退伍時,他連1萬元都沒有。為了創業夢想,他每天清晨3點半在豐原送報,上午9點趕到台中市的火鍋店上班,傍晚6點下班回家用完晚餐立刻休息,11點起床做2小時廣告夾報,然後在下次送報前補眠2小時。

這樣的非人生活,柯梓凱連續過了6個月,就連大兒子出生的父親節凌晨,他依舊得離開妻兒,頂著颱風警報外出送報。

「走出醫院時,看見招牌在亂飛,突然很心酸,擔心要是我出了什麼意外,小孩要怎麼辦?」柯梓凱說:「但愈是這樣,我愈想趕快存夠錢創業,讓家人過更好的生活。」

只花了半年,他就存到20萬元創業基金,在豐原廟東夜市角落擺起飲料攤車。為招攬人氣,他每天下午都請長相俊秀甜美的工讀生發送試飲杯,這招無師自通的「體驗式行銷」,果然讓攤位一炮而紅。

「我30歲要賺1億!」這是柯梓凱在畢業紀念冊上對同學的留言;小小的飲料攤,當然滿足不了「大老闆」的心願。創業半年,他就冒險轉戰店面,開了日後一戰成名的品牌喬治派克前身「派克咖啡」。

剛開始,缺乏知名度的派克咖啡無法與其他飲料品牌抗衡,柯梓凱除了調整品項、改賣冰沙之外,每天清晨也到豐原最大的市場分送試飲品;就算被忙碌的攤商狠狠拒絕好幾遍,他依舊厚著臉皮上門。久而久之,覺得「拿人手軟」的攤商們,自然開始叫起外送;這時柯梓凱更「得寸進尺」,拿著大疊傳單拜託攤商:「若有人客買東西,你就幫我丟一張傳單進塑膠袋裡,好嗎?」

靠這些土法煉鋼的行銷手段,喬治派克在豐原闖出名號,店面轉虧為盈。「其實就是做些別人沒想到或不敢做的事,」柯梓凱淡淡帶過他發跡的過程。但這句話,道盡他為求成功,什麼都敢衝、敢賭的性格。

手搖茶飲「一芳水果茶」去年3月問市,立刻在台北、台中刮起旋風,加盟店數快速成長,處處可見排隊人潮。

開店豪賭,一年蒸發上億

剛開始賺錢,25歲的柯梓凱就嘗試了人生第一場豪賭。當時,有間位在廟東夜市菁華地段的店面要招租,他一得知消息就決定要把店租下來。即使手上現金連付租押金都很勉強、裝修開店資金更沒有著落,他還是立刻簽下租約,就連妻子極力勸阻,柯梓凱也置之不理。簽約隔天,他賣車籌錢、和廠商談分期付款,硬是把店開了起來。

柯梓凱贏了這場賭局。這間店面成了他的「起家厝」,奠定了喬治派克至今仍有超過100家加盟店的基礎。

飲料營收不斷增加,柯梓凱內心的野性又開始蠢動,沒有烹飪專業的他,決定挑戰餐飲。2013年,第一家日式燒肉餐廳「牧島燒肉」在豐原開幕,不計投資成本,第一個月就淨賺30萬元;柯梓凱立刻乘勝追擊加開分店,獲利比本店還更亮眼。這一局,他又賭對了。

「那時我整個屁股都翹起來了,覺得錢真好賺。2014年,我手上大概有10來家餐廳,我很單純,想說只要把店開到40家,公司獲利就和瓦城集團差不多了!」被突如其來的財富與自信心沖昏了頭,他開始大張旗鼓聘請顧問與品牌設計團隊,準備高調進軍百貨公司。

不知是福是禍,這時有國際創投公司看上柯梓凱的潛力,有意入股;創投提供的大筆現金,正是準備大舉拓展事業的柯梓凱所需要的,雙方一拍即合。當年不惜賣車也要展店的柯梓凱,現在有了充沛資源,投資當然更不手軟,從漢堡、炸雞、韓式烤肉,他的餐廳遍地開花,40家店的目標轉眼就達標。

「同事都勸我不要這樣開,我太太甚至跟我拍桌,叫我穩健一點,但我根本聽不進去,」柯梓凱回憶,那時開店像射飛鏢,有時第一家店還沒開幕、菜單也還沒設計,就開始尋找分店地點,「因為先前太成功了,我以為隨便做也會賺,」他說。

讓他成功的敢拼敢衝個性,這次讓他踢到了鐵板。草率創立的餐廳品牌,幾乎沒有一家獲利;在百貨公司的據點,又因為固定成本高,且受租約限制不能說關就關,每月燒錢的速度像滾雪球。柯梓凱手上的1.6億元,不到一年就如泡沫蒸發;有段時間,公司帳上經常連10萬元也沒有。

那段時間,柯梓凱的人前形象是不斷展店的「餐飲大亨」,私下卻過著被支票追著跑的狼狽生活:「好幾次是晚上約了同學會,我到下午還在籌錢。同學見了面,都還是說:『你好棒喔』、『為你驕傲』,」他苦笑著說。財務危機在2015下半年幾乎每天上演。柯梓凱曾在下午3點開車到台中市區,向90歲的遠房親戚借錢,再飛車回豐原存款,一路上不斷央求銀行「等我10分鐘,不要讓我跳票」。也曾和放款業務約定上午交付支借的現金,對方卻失聯到下午2點才現身,一見面就說:「柯先生,抱歉,談好的利率公司不放,這筆錢我私人領出來借你,但利息會高一點,需要嗎?」

慘賠後驚醒:要謙虛再謙虛

幾乎賠掉身家,反而給了柯梓凱自我審視的空間。他發現,貿然投入掌握度不高的餐廳事業、又因過度自信而好大喜功,是失敗的兩大關鍵。認知到自己並非無所不能,他決定用最有自信的飲料,力挽狂瀾。

「做餐廳我沒技術,只能找主廚研發菜色,我來試吃。飲料不一樣,我從找原料、調果汁醬料、比例配方、開發產品都能自己來,我知道什麼是消費者要的。」主打台灣在地食材的一芳水果茶,就是柯梓凱利用跑銀行籌錢的空檔,一點一滴的謹慎研發而來。回歸初心的努力確實帶來回報,這項新品牌讓柯梓凱谷底翻身。

一芳水果茶從食材挑選、醬料調製與產品研發,都由柯梓凱一手主導。品牌問世以後,研發會議仍持續進行。

「好幾次我都想收掉公司,把房子賣了還錢,從頭來過,繼續撐著的原因就是覺得一芳馬上就要爆發。如果一芳『沒中』,我可能就真的放棄了,」說到這裡,柯梓凱像是鬆了一口氣。「追尋夢想一定要有樂觀敢衝的精神和決心,但不能得意忘形。未來有機會,我還是會嘗試餐飲或其他事業,但一定會提醒自己謙虛謹慎,我以前就是覺得自己太厲害了,才賠得這麼慘,」柯梓凱用這段話,為有如雲霄飛車的3年下了註腳。他2年前回到校園,拿到中興大學EMBA學位,也讓他在經營管理上更加扎實。

採訪結束,柯梓凱帶著記者回到夜市,尋找初次創業的紅茶攤與賣車湊錢租下的店面。當年的紅茶攤,如今已改賣章魚燒;起家的店面,則保留著當一芳水果茶直營店。

「我現在還是常跑來,除了喜歡這裡的小吃,也想回憶剛創業的心情,」柯梓凱一邊對熟識的攤商們點頭招呼,一邊微笑著說。

別因一時的成功迷失自我、別忘了自己從何而來。這正是柯梓凱花了1.6億元,學到的珍貴一課。

您可能會喜歡